第305章 密室之秘帝家隐秘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152336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152336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恭候恭候谁她吗

东离那位开国之君东方方东他就这般笃定这里不会被别人打开而他要等的人真的是她

这位东离先祖到底是不是四位打赌先辈中的一位摊开手中的黑玉令上面的所谓黑色小篆也就是所谓的巫符为何她能看懂帝家留下的小轧中怎会记载东离这般隐秘的东西

而这地下密室又藏了什么秘密

玄凌带着一肚子疑问伸手在桌上轻轻抹了一下一丝?#39029;?#37117;没有就好像这里的主人才刚离开一样桌上还有一个满是茶质的茶杯看得出来这杯子的主人经常用它

挪开镇尺将宣纸拿起抖动看了看笔锋苍劲有力可运笔的力道却稍显不足这墨宝的主人在写这?#36136;保?#35201;么手受了伤要么身体欠佳

将纸放下再看桌面上摆放的东西除了文房四宝还有一个看上去颇厚的信封信下放着一个?#31454;?#23376;?#31454;?#23376;古旧这材质玄凌一眼都看不出来

只见信封上写着入室后人亲启

于是玄凌便不?#25512;?#30340;拿起既然她今日能进来这信就是留给她的了就着桌前的?#24043;?#22352;下信尚未封口看着厚实取出来却是一张纸不过这张纸?#25512;?#26085;用的不同?#34892;?#21402;实

拿着纸展开纸张上一个字都没有捏着纸在手里摸索观摩了一下玄凌无奈?#35835;?#25199;嘴角这位东离先祖的玩心颇重

怪不得信封无需铅封这信就是到了一般人手中也就是一纸空文怕是这上面的内容根本无法看到

将手?#26032;?#21402;的纸张铺在桌面上玄凌拿起刚才压纸的镇尺用镇尺顺着纸张的正面寸寸有规律的按压好一会之后将镇尺拿开指甲沿着纸张的边角挑出一条小缝隙随即沿着缝隙揭开

精妙绝伦啊一张纸上的机关这怕是机关术的最高境界

当纸张揭开之后这才看到里面一张略泛黄的宣纸上面不长不短的留下了笔墨所以说刚才她揭开的两张对夹的纸才是信封而她手里现在拿着的才是真正的信

低头细看信中所书若能揭开此信说明是信的主人所等之人终于到了这写信之人确是东离先祖东方宇无疑或者是方东

信的内容简单却又复杂此密室尘封之后朕也无法预计什么时候会再次开启但此密室开启之时就预示着天下之争即将拉开序幕能入朕密室的后人定是朕能托付一事之辈娃儿你先祖与另外三位好友定下赌约赌约便是这天下他们是否已经出世朕尚不知朕与友人约定除告知赌约外不给后辈留其他三家过多信息各凭本事赌注及本金朕都留在了盒子中娃儿你能进来定也能打开盒子你先祖虽在乱世中建立东离但娃儿无需?#24515;?#22825;下?#23637;?#19968;?#24120;?#19996;离到你手上你大可自行决定东离何去何从东离皇位你也可自行定夺天下之主并非东离之主履行赌约时不论是?#32422;?#24102;东离逐鹿天下还是?#24471;?#20027;指点江山都望娃儿以天下黎民为计言尽于此搁笔诀别

看到这玄凌觉得信的内容?#19981;?#31639;完整了一扫后面还有一排蝇头小字心中暗道这先祖分明是个性情中人想什么写什么

小字内容大概是入室后辈如对祭坛之事?#34892;?#36259;对东离巫祝?#34892;?#36259;信中不便啰嗦屋内都有答案?#32422;?#25214;吧

摇了摇头玄凌将信收起这位先主可曾知道这世上世事难料这句话

四家之约恐怕要变成三家了因为她还是帝家后人

将信放置一边拿起桌面上的盒子又是机关看来这东离先祖不光是位机关术高手还痴迷?#35828;?#33707;非这冥冥中还真有什么定数不成

她恰巧也对?#35828;?#39047;为?#34892;?#36259;盒子左右看了看这个盒子的机关颇为复杂她现在没那么多功夫去折腾而且也需要工具等会带出去再说吧大概知道里面有天机说的那四分之一的赌注地图至于本金能作为天下之争的本金应该不会太寒酸才对

绕开桌子从最近的一个书架开始看起她确实对这祭坛?#34892;?#36259;不?#34892;?#36259;也的?#34892;?#36259;她总的出去啊

书架上的书除了一些机关图之外还?#34892;?#26434;书从这些书可以看出东离先祖涉略很广泛什么书都翻看翻看

但是让玄凌停下?#25386;?#30340;是第二个书架这上面放置的全是一些她?#28216;?#30475;过的书籍这些书籍有的通本都是巫符而且纸张也特别奇怪跟她平?#21344;?#30340;所有纸都不同这种材质...摸上去极为细腻好像在哪里见过...

玄凌记忆力一向不错很快她就想起来就是帝家祖母留下的那个盒子盒子里有几本记载的小本就是这种光滑细腻的纸张她记得那几本好像都是有关星象的小?#23613;?br/>
但是这个架子上的全是包括硕大一张的图纸这图纸上画着的东西也是奇形怪状不像是作画倒像是什么结构示意图就像机关的内?#23458;家?#26679;不同的是这些标注都是巫符

她有一些一眼能懂有一些却是迷迷糊糊半知不解

图纸不只一张有好多在一堆图纸中她发现有一张图所画的?#24043;?#21644;大致结构竟与这祭坛十分相识只是略有细微不同

立刻起身拿来一颗灯珠席地而坐将图纸摊开将东珠捧在手上对图细看没错这祭坛应该就是仿照这图上画的而建的

这图纸下面还有一排的详细著述血灵机关术...

闻所未闻迫不?#25353;?#30340;起身在书架上一本本翻看过去果?#29615;?#30475;到一本书封上写着血灵机关术的书

而这书翻开玄凌测底傻眼了这上面通篇全是所谓巫符不错了这不是巫符东离人应该理解错了这分明是一种古老的文字所谓符不过是简?#29366;?#31561;的符号可眼前这些密密麻麻的可以看出十分严谨且有规律可循玄凌敢肯定这就是文字

因为看着实在费劲那图纸上的她还能略看懂一些可这文本书籍她就真?#34892;?#36153;力了只能暂时放弃已经想好了这里面的东西她要悉数带走

她绝不会?#25512;?#26082;这先祖说了能进这密室的所有东西就都是她的

将那本书小心拿起从新放回原处想看看其他的书意外发现一本短小厚重的小?#23613;?br/>
翻开一看惊喜连连哈哈竟有注视是这些所谓巫符文字的注?#20572;?#20063;就是说她可以对照这上面的注?#20572;?#21435;解读这些看不得的书籍

拿着小本玄凌立刻蹲下身对着刚才看到的?#23478;?#19968;比对看不懂的地方这小本太厚实虽然一?#29615;?#25214;起来确实?#34892;?#21507;力可?#20040;?#33021;看懂了

她终于知道原来这祭?#24120;?#23601;是用血灵机关术布置的机关在机关布置之处就将打开机关的契灵融入了机关钥中也就是那个所谓的传国印只要碰到机关钥所需的东西也就是契灵能感应的东西就能打开这个机关

而这东西就是她的血

能开启这机关的除了设置机关的人便是能满足机关钥中契灵开启条件的人

这也...太神奇了

或许就是因为太过神奇无法解?#20572;?#20063;解释不清所以东离先祖才编撰了巫神之说因为一切解释不通的东西加注在神灵之上人们便能接受了

原来这就是东离巫祝术的由来是另一种?#25343;?#19968;种她现在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描述和理解的?#25343;?br/>
能看懂了这张图自然也就知道怎么出去了心里也安定不少将图纸收起放好手中小本刚想放回原位却又停顿了一下转而将其放入随身的小腰袋中拿着灯珠继续观看其他的书

将这第二个书架粗略看完惊叹了一下这所谓巫祝术怪不得让东离人这般信封竟与玄术天象有异曲同工之妙

甚至可以说更精妙一些

玄凌?#28216;?#23545;什么东西这般?#19981;?#36825;些东西算是?#22411;?#20102;

离开这个这个书架到了第三个书架前这上面确是一本书没有全是画卷莫非这先祖还是个?#19981;?#20025;青笔墨的

信手拿起一卷将灯珠放在一边将画卷展开是一副人物丹青笔画传神一眼玄凌便被画像上的人吸引了目光

好个张扬肆意的女子

若是这先祖画的这先祖的丹青造诣实属不凡了将一个人的画活了好像下一刻就会从画中走出来一样

只是...这画中女子怎看上去这般熟悉这轮廓这?#20339;?.这笑怎都有几分熟悉呢

想着笑了笑或许是因为入眼便?#19981;?#21543;将画卷收起放好又拿起一卷打开看看想着去最后一个书架看看

画卷上映入眼帘依然是一个女子的画像穿着不同神情不同这?#34987;?#19978;的带了几分俏皮但是和刚才那画卷上所画的明显是同一个人

的多熟悉一个人才能画出一个人的灵魂

出于好奇玄凌又拿起一个画卷看了看果然还是同一个人再看几卷全是一人余下的不用再看了她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架子的画像都是同一个人

这不是入画是入心吧

没想到这先祖还是个用情至深之人想想一个男子要多一个女子多刻骨铭心才能留下这么多女子的丹青

怕是将这女子所有的姿态都刻画在心里了

摇了摇头一一收起摆放好这些东西她便不碰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就让这些画卷留在这位先祖待过的地方

最后一个书架上的书?#34892;?#26434;乱不少都留有随书笔札在这一堆书中翻到一个小本是用羊皮缝制的翻开里面全是笔书

没什么章法?#34892;?#26434;乱像是习惯性的记载

或是一两行或是三四行多的却有几页纸

从笔迹来看应该是这先祖的随手笔札笔札上前面是记载着要做的事?#34892;?#30475;不出头尾刚要放下从笔札里掉落一张纸看来是年头太久先主人又经常翻用所以?#34892;?#26494;散了

玄凌弯身捡起想要放回去不经意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眉头轻扬这写的是...

将灯珠凑近翻到这一页掉落的地方这一页笔札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帝绯色

帝家先祖不过想想他们既是友人见到先祖的名字也不足为奇本着好奇心翻看了一下

这一看之下玄凌?#34892;?#24536;了时间

这本手札上所说与玄凌听到的版本?#34892;?#20986;入原来当年救下东离先祖方东的竟是帝绯色所谓巫女竟是指帝家先祖

更让玄凌颇感意外的是这东方的姓?#20384;?#28304;也是因为帝家那位先祖的一句话而这些画卷上的人竟是帝绯色怪不得她觉得几分眼熟感情这传了几百年她这张脸还是没太走样与帝家先祖颇为相似还有她母后...这就是所谓一脉相传

随着手札翻看下去玄凌的表情也是几经变幻最后笑的几分无力这世上还有这般荒诞的事吗

或许往后再听到什么荒诞的事玄凌?#19981;?#19981;足为奇了

谁能也想到东离先祖与帝家先祖竟......两?#35828;笔被?#29983;了一?#36816;?#29983;子.....也就是说帝家后人与东离皇室后人原本是一家人....这先祖不会是开玩笑吧

当然这些内容是她从手札中梳理出来的

原来当年帝绯色救了被人追杀的方东后来两人成为知己再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帝家先祖帝绯色一时不慎被人下了药是东离这位先祖在无奈之下为了救帝绯色的命不顾帝绯色的反对坚持救她?#31508;保?#24093;绯色是被人下了极强的春药

孩子就是这么来的?#31508;保?#26041;东坚持求娶奈何帝绯色坚持不嫁甚至连?#21507;?#37117;未曾告知消失一年多后再次出现?#31508;?#26041;东与其他两位知交好友寻了她整整快两年

谁也不知道那?#38382;?#38388;她去了哪里再见时天下已是?#30418;?#24182;起纷争不断?#20132;?#36830;天几人皆是?#31508;?#35946;杰怎会错过这一场乱世争霸

人各有志大家都有?#32422;?#35201;走的路于是有了一场天下赌局随后各自潇洒散去

随后帝绯色让人送来一幼子说明其身世便消失不见方东这才知道原来她竟然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一?#36816;?#29983;子为公平一人一个

去她的公平这事能这样掰扯

?#31508;保?#19996;离先祖气炸无奈帝绯色本事太大遍寻无果直至后来寿终正寝都未能再见也是郁结一生还给后人留话绝不要招惹太有本事的女人

隔着纸张玄凌都能感受到这位东离先祖的愤怒和无奈还有委屈

确实?#34892;?#22815;委屈的而帝家这位先祖?#24425;?#23454;是位时间少见的奇女子

为何不嫁都?#22411;?#20102;还这般置身事外

玄凌着实不知该如何评价后面又记了一些有关这位先祖寻人的事以及心情杂记从这本手札中玄凌也知道了前面那个书架上那些书籍的来源原来与帝绯色有关与帝家先祖有关

怪不得祖母留下的那个盒子中会有东离所谓巫符的记载原来本就出自帝家或者是出自帝家先祖这手札上并未详说来路只记载是帝绯色给的

那帝家先祖帝绯色到底又是从何而来这些东西可谓惊世骇俗了

将手札收好这东西不可流传出去玄凌的心绪一时间也?#34892;?#38590;以平复如果这位东离先祖没有开玩笑那东方家与帝家可说是同根同源了...

而她...名副其实是两家后人这么一想竟是这般别扭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当年两个分开的人后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融合成一家

刚才那血灵机关术...玄凌伸出手看了看?#32422;?#30340;手她的血能启动机关钥或者说激活也就是说那传国印上的契灵应该就是与帝家那位先祖有关或者说与东方家最纯血脉有关

她不就是两位老祖血脉的融合体好吧如果这是所谓巫神之选所谓天意的话她的确?#34892;?#26080;话可说

随手?#22336;?#20102;翻这个书架上的东西不管是书还是杂记都有东离先祖东方宇的笔记现在看来应该说也是她的先祖

这些先祖们的事真是剪不?#20384;?#36824;乱够混乱的不禁想想那年那时是一场什么样的岁月出的一些这样的人物应是异常盛况空前的?#34987;?#28909;闹

最终乱世以四国并立为终结或许几位?#31508;本?#24050;看出?#22235;]?#22825;下大势一统江山还不到时候这才有了这天下赌约

这赌?#23478;?#26159;对自家后人的自信了

拍了拍手将这手札小本也拿好环顾一周转身抱着书桌上的盒子她再不出去外面的人就要等着急了

玄凌进去有一段期间了看着依然紧闭的祭?#24120;?#22823;家围着祭?#24120;?#24613;不可耐的转来转去已在开始摸索机关了

但是最终一无所获他们的确是摸不到的这机关与他们见过的都不同开始机关的是机关钥而不是某个固定的机关按钮

老常小姐怎么还不出来帝简焦急不已担心玄凌更担心她师父虽然保住了一口气可也是命悬一线必须尽快想办法医治这里条件有限

正如天机说的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力总算让殷晨曦留了一口气

只是能维持多久他也不好说若是再耽搁就不能保证了

金如放一直在殷晨曦跟前没有离开随时?#24613;?#32473;他输送内力

老常也?#34892;?#30528;急可是这祭坛纹丝不动帝家隐都找不出机关进去他就更加束手无策了除?#35828;x?#20182;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就在大家都等的一脸不安的时候祭坛的再出发出声响祭坛再次开启玄凌一手抱着一个盒子一手拖着传国印从祭坛走了出来

家主帝色上前扶人别人不敢靠近祭?#24120;?#22905;可不怕

玄凌郑重将盒子交到她手上收好?#32422;?#21017;拿着传国印站在祭坛上看着下面一直跪着没起的群?#36857;?#39069;...跪了这么久啊她刚才忘了让起

当然她那抱歉的眼神是给颜老将军的看着玄凌出来颜铁心也松了口气说实话他也?#34892;?#25285;心的

本帝姬今日承东离传国印秉承东离先祖遗命暂摄东离政权即刻传令各军将帅朝廷官?#20445;?#26126;日开朝议政如有?#29615;?#32773;尽?#23665;?#37550;殿直言玄凌举着传国印站在祭坛上掷地有声

地下官?#34987;?#24653;?#20415;?#30340;跪拜聆听帝姬?#23478;?#21018;才的天象和祭坛的变化已经让他们开始畏惧臣服当然这绝非是心悦臣服毕竟对他们来说这个帝姬他们并不熟悉是突然这么冒出来的要让他们一时接受确实也有戏困难

所以玄凌留了话?#29615;?#32773;大殿再议

看着?#19997;?#30340;玄凌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隐有君王之气眸光流转间君威立现浑然天成?#34892;?#20154;天生便具王者之气

天机隔着人群看着祭坛上静静而立的人暗暗叹了一口气东离她到底还是接手了可她为何不直接称皇而是用了暂摄这个词莫非她还有别的什么想法

玄凌确实有?#32422;?#30340;想法

颜老将军收编皇城禁卫军维护城中秩序将炫王同党一一缉拿待明日再审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太后余?#24120;?#23613;数管制这是玄凌以东离摄政帝姬下的第一道命令

是颜铁心跪下领令好啊东离帝姬果然杀伐果断乱政先维稳不可姑息不?#23665;男摇?br/>
玄凌将最重要的事交代完再看向那些跪着的大?#36857;?#21738;些还是可用的哪些是要慢慢清出朝堂的看来的?#29615;?#26102;间斟酌

皇城动乱箭雨大火之下死伤无?#21450;?#22995;甚多城中百姓诚?#22363;?#24656;谁愿去处理善后安抚民心

大臣面面相觑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雨轩刚要动就被老缠拉住了这是东离帝姬在处理东离之事并非帝家家务他们这一群人都只是帝家家?#36857;?#27492;时若出面反而对家主不好

家主是在用事试人家主之手腕处理这些事该是还用不上他们

玄凌见没人回应也不着急颜老将军又要站出来却收到了玄凌的眼神便继续不动

玄凌走动两步下了祭?#24120;?#23558;传国印交到帝简手?#23567;?br/>
转身看向朝?#36857;?#21452;手负后居高临下眸光所到之处皆低下头去

?#38712;?#21548;闻如今东离朝堂都是一?#21495;?#38468;权贵阿谀奉承之辈东离早无栋梁国才今日一见竟真是如此吗如此身为朝?#36857;?#26082;无为朝廷分忧解难之责依本帝姬看这样的朝?#36857;?#26397;廷也无需再用俸禄养着今日有一个算一个不想再为东离效力的起身宫门大开即刻弃官

啥她这是要撤官撤朝廷官?#20445;?#22905;这权势可还没握稳就一个颜家如何支撑一个朝廷

留下不走那本帝姬就丑话说在前头从今以后东离朝堂不养闲官不做为者不履官职者结党营私?#24597;页?#25919;者危害江山社稷者欺压百姓者?#36855;?#31163;去否则一经发现安律处置给你们一天时间不管是?#32422;?#35831;离的还是留下的都望三思而?#23567;?br/>
言下之意以后这官不好当

玄凌说完也不打算多说她还有事要处理

帝姬老臣愿去处理城中诸事终于有人站出来了

既然有人站出来玄凌也就不?#25512;?#30340;安排有了带头的就有跟上的

东离的政权又一次落入女子手中只是这一次和之前太后垂帘听政不同人家是走在台面上不是干涉朝政是主持朝政

谁能想到东离这一场宫中之乱会是这样结束

帝姬掌?#29031;?#26410;曾听闻敢当众诛杀当朝太后和王爷的帝姬他们也是头一次见识

当然太后之罪确实当诛炫王也是野心太大实力却差了一截

既已插手东离朝政那就的住在东离皇宫了说实在的玄凌对这皇宫委实没什么好感现在住下也是无奈之举

他情况如何大家都暂时安置在东方长兮之前的寝宫至于后宫那些前来求见的妃子玄凌一概暂不相见

天机摇了摇头他尽力了能不能醒来就看他?#32422;?#20102;能用的药都用了

这宫里不缺药但有时候命在天数无能为力她?#32422;?#20063;应?#20204;?#26970;

玄凌?#20154;?#20102;两声她?#32422;?#26159;郎中如何不知可就是想要盼点希望她能用的办法也都用了好不容易才留下他的脉息可要人醒来就如天机说的要看天机?#32422;?#20102;

你也尽力了听话先去洗洗喝点药你?#32422;?#30340;身子你比谁都清楚这一场折腾不好生调理会

天机多谢我知道他腰腹那一箭一定是为我挡的他若有事?#25671;?#22905;就是知道晨曦一向敏锐他要躲开一箭就算在雾气中也一定可以

拉着晨曦的手说不清心里的滋味把他当成帝晨曦当成弟弟这么多年早已?#29615;直?#27492;是她一时愚钝她该相信就算晨曦是幻云的儿子他也一定不知不知者不怪当初纳兰?#32541;?#22905;都可以分而视之将他与九黎天家区分为何到了晨曦这就不?#23567;?br/>
晨曦你不是想要知道?#32422;?#26159;谁吗那就醒过来幻云就在我手里你可以问个清楚你是不是晨曦都没关?#25285;?#25105;是玄凌就好你一定要醒过来一定要醒过来玄凌握着殷晨曦的手可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

那张脸白的没有一丝杂色莫非赶回来后一?#31508;?#22312;旁边闷不哼声见玄凌如此心有所感他家公子没看错人帝玄凌当的起公子厚待

帝姬莫非虽不是自小跟随在公子身边可莫非知道公子小时在皇宫受尽屈辱好不容易逃出皇宫又被一路追杀他亲眼目睹他娘死在山崖下后来顶着殷晨曦的身份活下来也是为了报仇帝姬或许不知公子在殷家也?#28216;?#36807;的舒坦公子此次入宫之前让莫非离开就是为了去替帝姬寻找真的帝晨曦公子的下落公子早就想好了等这一切结束就告诉帝姬真像公子真的没打算一直隐瞒他是想找到真的晨曦公子再他是怕帝姬受不了公子他

莫非不用说了我都知道玄凌握着晨曦的手紧了紧伸手抚向晨曦的脸

莫非闭上嘴别开眼去这些话他一个随从本不便说的可是他怕怕公子没机会说

小姐师父最操心你吃药的事他这样了你别让他担心你吃药帝简端着药送到玄凌身边这已经热了两三次了小姐吃药从来都不耽误的

帝简刚说完玄凌又?#20154;?#20102;几声

病号燕飘零在一旁看的抓心绕?#21361;?#36825;女人知道不知道她担心别人还有更多别人在为她担心啊

顺带还有点小委屈他也是命悬一线活回来的若是?#19997;?#20063;这般昏迷不醒是不是她?#19981;?#36825;般在意没有这般打个折也行啊人家认识的时间久些他争不过再不然一点点也好

想着可能已经也觉得?#23383;ɣ?#20937;凉一笑

我喝药玄凌转身起来将帝简手中的药一口饮尽

去?#24613;人?#25105;沐浴说完扭身看了晨曦一眼心里默道晨曦你一定会醒过来?#19968;?#21578;诉你你是谁

见玄凌总算是喝药了愿意换洗了大家算是松了口气只有天机在没人注意的时候眉头深锁

她在祭坛上呕血已是身体发出的不好信号她的身子本就是靠药一直供养的经不起摔打如果再有?#22797;闻?#34880;就会形成常态久而久之气血虚弱身体亏空到药石难以维续之时便是衰竭不行他说过一定想办法?#39029;?#26367;代长期服药的方法来这样她的身体才能得到调整改善才有一线生机

玄凌收拾完换上干净的衣物她知道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明日开朝又是一场硬仗一切都太突然对东离朝堂是如此对她?#32422;?#21448;何尝不是来东离之前她根本没想过最后的结果会是今天这番?#32622;?br/>
家主这些都是朝中各部的一些大致情况你先看看也好心中有数老常知道玄凌对东离朝堂或多或少都?#34892;?#20102;解可是也只是了解并不详尽还是做些?#24613;?#20026;好

玄凌点?#35828;?#22836;揉了下眉心让雨轩将这些都先放到一边晚一点她再详看

颜老将军已经将禁卫军和?#27424;?#20891;控制住了家主可放宽心暂时不会有什么反弹政乱至于炫王府上?#19981;ُ么?#29702;炫王就一个独子不成?#31491;?#23467;里太后的心腹也不算多已经在清理了

玄凌点?#35828;?#22836;大局已定剩下的小细节可以慢慢来城中火势如何这次动乱死伤百姓情况统计出来没后续的处置方案出来了吗玄凌又问了几句始终闭着眼养神

火势控制住了索性没?#26032;?#24310;到密集的居住区那些商铺多是炫王的损失?#34892;?#22823;这次死伤百姓数字还在统计不过云大人说开朝之前一定整理出来并拟定处理方案明天一并承禀帝姬他老头子打架什么的只能靠边站不添乱这些可是在行的这么短时间内已经梳理的有条不紊

辛苦了其他的等颜老将军进宫后再说吧玄凌说完起身现在她要见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幻云

帝色让帝绯把人带?#31383;㣡?#22905;也想知道她是如何敢再?#20301;?#26469;出现在她面前的

幻?#31080;?#24102;来之后一直都很安静再见玄凌赶紧?#35835;?#25199;?#34892;?#21464;形的?#36335;行?#32039;张

再次看到幻云大家依然诧异她的容貌卖主求荣就混的这般下场卫冕?#34892;?#35753;人失望

奴婢幻云拜见小主子幻云睁着一只眼细细看着对方嘴唇都忍不住?#34892;?#25238;动

先别?#24418;?#20027;子你是否是我母后的奴婢都不知道如是卖主求荣之辈她母后怎会有这样的奴?#23613;?br/>
幻?#38138;?#30340;玄凌的话显然?#34892;?#20260;?#24120;?#21364;不欲急忙争辩而是细细看着玄凌

小主子一定是听皇上或者?#36867;?#24515;说了奴婢的事所以知道奴婢的存在

瞧她的模样玄凌确实无法将她与幻云联想起来

你?#30340;?#26159;幻云据我所知幻云就算活着现在也就是三十多岁如?#20301;?#26159;你这般模样她擅长变装是刻意?#20146;?#36824;是本就如此她还能分辨得出

玄凌的疑惑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现在就在场的都是玄凌身边的人当然除了某位厚脸皮借着伤势太重不愿离开的?#39318;?#21450;天机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他们这一路不该知道的该知道都知道了也不差这一点再说玄凌已把天机当成好友相待

说到容貌哪个女子真的一点不在乎伸手摸了摸?#32422;?#30340;?#24120;?#24187;云却一脸无所谓

奴婢恳请小主子屏退左右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有话要说但是这话只能跟玄凌说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你想耍什?#31383;严P?#32418;楼怕她?#27809;?#23545;玄凌不利小主子没有武功身体又弱万一

小主子帝家隐可以留下并非奴?#31455;?#24324;玄虚事关帝家与小主子奴婢只能对小主子说幻云磕头下去低沉沙哑的嗓音满是真诚

都出去吧玄凌眯着眼坐在榻椅上看着对方抬手?#20040;?#23478;出去

不是她不想?#20040;?#23478;一探究竟恐怕她还真有话不便大肆宣说就在刚才幻云说让她屏退左右的时候轻抬右手手腕处有一个帝家的族徽并非所有帝家人都有只有帝家隐独有这族徽的记号特别独特

红楼等人依然担心但有帝家隐在玄凌又开口了只好听?#29992;?#20196;退出去

现在可以说了玄凌不招呼帝家隐几个人是不会出现的所以现在屋内就两个人

幻云点?#35828;?#22836;玄凌没让她起来她便跪着不起

奴婢幻云原是帝家隐中帝色受家主之命成为小姐贴身婢女由?#24213;?#26126;放弃帝色身份化名换云奴婢这模样为等到小主子奴婢在所不惜若非如此奴婢如何能在?#36867;?#24515;的搜寻下活着啊奴婢身负家主重托不敢相信任何人只能在?#35828;?#20505;小主子归来

家主?#23458;?#31062;父玄凌试探的问了一句她预感好像有什么事超出了?#32422;?#30340;预料

为?#35828;?#22905;不惜自毁容貌沸油烫嗓

正是家主帝?#34892;?#24187;云有问必答

玄凌坐直身子看着对方就当你说的都是实话你既是帝家隐为?#20301;致?#21040;这番田地以帝家隐的能力怎可能需要这么做才能避开?#36867;?#24515;的耳目

奴婢当初受主子之命假意被?#36867;?#24515;?#31456;}?#24819;要探知她与何人暗中接触设计主子嫁入东离未免被她身旁的人怀疑不得不暂化内力后来一场大火阴错阳差解药也找不到了帝家隐都丧命了奴婢的武功也一时回不来为完主子遗命在她死后保护?#27809;?#19978;和才?#19968;?#30340;帝家小公子奴婢只能蝉脱?#27424;?#29992;假死药脱身可这药的副作用更是让我一身功力彻底散了

假意投诚被?#31456;}?#27597;后那时候便知道?#36867;?#24515;背后还有人在操控所以想要弄个水落石出

玄凌并?#28784;?#20026;她的话就相信因为她还有很多疑惑之处

听你这么说你非但没?#26032;?#20027;求荣还?#23381;?#23581;胆你后来又如?#20301;?#21040;皇宫若是为了保护我父皇后面又如?#20301;?#20249;同?#36867;?#24515;再次?#25745;ѣ?#38590;道也是不得已

幻?#38138;?#21040;玄凌说到她父皇时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仿佛不愿提及又满是回忆

奴婢对不起主子本无脸活在世上可奴婢没等到小主子只能苟活不能愧对家主与主?#21448;?#25176;奴婢当年假死是为了出去安置帝家小公子没想到主子之?#21387;?#32490;先生见我忠义便埋了我等我药力过去之后发现无法呼吸好在?#31508;?#27809;有棺木只是草?#25342;苍?#22900;?#20037;?#24378;捡回?#24187;?#23433;置好小公子后再?#20301;?#23467;皇上已经被下了药

幻云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到主子遇料的没错她连?#32422;?#30340;亲生儿子也下手奴婢知道无力回天我入宫她必然会知道所以我干脆寻上门用我知道的威胁她并告诉她我将她的秘密告诉了旁人只要?#39029;?#20107;就会宣扬出去她那时根基尚?#26885;次x?#25152;以?#20667;?#22900;婢又借口是爱慕皇上要留在他跟前伺候她这才放下戒备之心?#31508;保逃?#24515;把握不好药的剂量又怕与别的药有冲突就要人试药奴婢只能眼睁睁看着奴婢于心不忍?#32622;?#20102;武功只能答应帮她试药奴婢对不起主子奴婢有了皇上的孩子还被她用来威胁奴?#26087;?#26377;任务在身生死两难随着?#36867;?#24515;的权势越来越大奴婢的威胁已不见效奴婢只好丢下已经没办法相救的皇上带着孩子逃出皇宫

题外话

宝宝们这几天后台很崩看的到题外话的宝宝吱个声吧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11ѡ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