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二回 及笄在即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152336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152336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用过早膳,简单收拾一番,施清如便随常太医进了宫去。

常太医关心徒弟,自然少不得要问她昨晚宫里大宴可还顺利,“没出什么事儿吧?#20426;?br/>
施清如摇头笑道:“那样的大宴,又有皇上太?#31492;?#33258;坐镇,能出什么事儿?师父?#36824;?#25918;心吧,就是,福宁长公主复位了。”

常太医听得小徒弟说没出什么事儿,已经在笑了,立刻又听得福宁长公主复位了,笑容便僵在了脸上,片刻才没好气低声道:“这才?#29238;?#26376;呢,?#20040;?#20063;撑到过年吧?还‘君无戏言’呢,呸,分明就是说话犹如放屁!”

他小徒弟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韩征那样大费周章,也只是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女人得到了一点小小的?#22836;?#32780;已,甚至都算不得实?#24066;?#30340;?#22836;#?#21482;是让她损失了一点少少的脸面和银钱。

结果连这样的?#22836;#?#20063;这么快解除了,叫人怎能不生气!

施清如忙道:“师父别生气,本就都知道不过是迟早的事儿而已,早两个月晚两个月也没什么差别了,谁让她到底是皇上的胞姐,又有太后这座大?#21487;?#22312;呢?不过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相信将来总会有她哭的时候!”

常太医如何不知道自己再生气也是白搭,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也只能这样想了,不然气死自己不成?小徒弟你也别气,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她总会有遭到反噬与报应那一日的。”

施清如笑着点头,“师父放心,我早不气了,您也别气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没的?#23376;?#21709;了您一整日的心情。对了师父,若这两日卫亲王府有名帖到咱们司药局,可得劳您去一趟卫亲王府才是。”

常太医之前到底还是已自她之口,知道了广阳郡主的所作所为,自然听见卫亲王府便没有好感,冷哼道:“我可没空去,让太医院的人去吧,横竖他们人多,又正明里暗里与咱们司药局别苗头,肯定会很愿意去卫亲王府的。”

顿了顿,忍不住点了施清如的额头一下,“你这丫头,偶尔就不能心狠心硬一些吗?#20426;?br/>
施清如捂着额头,笑得讪讪的,“师父,我没你想的那么好,只是觉着一码归一码而已。广阳郡主之前是不对,可她已经知道错了,昨晚卫亲王妃也找我道了?#31119;?#35828;自己教女无方,我能感觉到她认错的诚心,也相信有这样一个母亲,女儿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如今虽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皇宫里的每一个人,却?#19981;?#26159;希望皇宫和皇室里有善意和美好,希望自己不与她们同流合污,不知不觉就成了与她们一样的人的。”

常太医不说话了。

半晌才抚着施清如的头欣慰道:“师父很高兴,在皇宫这么个大染缸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能保持初心,保持本色,枉费师父活了五十几年,在这方面倒不如你一个小丫头通透了,以后师父可得向你学习才是。”

施清如不好意?#35745;?#26469;,“我哪有师父说得这么好,就是觉得应该这样做而已,可能也是因为没踩到我的底线吧,要真踩到了我的底线,我就绝不会这般好说话了。”

常太医点头,“嗯,不触碰底线的事,不计较也就罢了,但底线绝不能退让,无论任?#38382;?#20505;、任何事都是。”

师徒两个说着话儿,很快进了宫。

却是前脚才进司药局,后脚永和殿的宫人便来请施清如了,“我们娘娘连日操劳,今儿实在起不来了,可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我们娘娘拿主意,还请县主能立时去给瞧一瞧。”

施清如想到昨儿大宴的规模,她光是看,都觉得说不出的繁琐复杂了,何况是这么大一场宴会的经办者?

关键不但得劳力,还得劳心,还得在隆庆帝和太后面前奉承,得应酬一应宾客,得时刻提防着不出任何的岔子,以免功亏一篑,没有功?#22836;?#24471;责罚,也就不怪豫贵妃今儿起不来了。

施清如拿了药箱,便随来人去了永和殿。

待见到豫贵妃,一番望闻?#26159;?#21518;,果然是积劳成疾,因道:“娘娘,您这次是真累得不轻,歇三五日只怕是缓不过来,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才够,——娘娘别?#28216;?#35828;话?#20445;?#27605;竟您年纪也不小了,实在不宜再这样高强度的劳心劳力。”

豫贵妃闻言,苦笑道:“本宫如何不知道自己年纪已经大了,体力脑力都早已是力不从心?可此番皇?#29616;?#24847;下得?#21069;慵保?#26412;宫除了硬着头皮上,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说自己办不来不成?那皇上立马就得撸了本宫的贵妃,也得不到本宫回自己的宫殿,立马多的是人争着取本宫而代之了。”

说着叹了一口气,“县主不知道,?#34892;?#20301;子就跟老虎的背一样,一旦骑上去,就轻?#33258;?#19979;不来了。”

一旦下来,不知道多少人等着?#24525;?#22905;。

何况,也舍不得下啊,虎背固然危险,却坐得高,看得远,能借老虎的威势——转换一下,便是能借手里的权势,让人人都害怕臣服,能得到许多别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利益与?#20040;Α?br/>
所以,叫她怎能轻易舍得下,那她当初又何必要费尽苦心的上呢?

施清如如何不知道豫贵妃的问题根本在于她自己舍不舍得下,而不是能不能下?

这是人家自己的选择,她本无权过问,她能做的,不过就是尽自己大夫的本分而已,“那娘娘也得休息才是,药石反倒没多大用,不过?#19968;?#26159;给娘娘开两张安神培元的方子,娘娘慢慢吃着,再就是注意休息吧。”

豫贵妃浑身都说不出的乏软,有气无力道:“本宫浑身软得面条一样,县主有没有方子,能让本宫吃了,精神好一些的?昨儿的宴席县主也是参加了的,不用说也当知道,光善后都得好几日,本宫至少得把这几日先撑过去了,再慢慢儿的注意休息吧?#20426;?br/>
施清如摇头,“实在没?#24515;?#26679;的方子,娘娘除非自己休息好了,自己缓过来。”

豫贵妃知道她向来有一说一的,闻言叹道:“那只能本宫自己注意休息保养了,幸好下一次宫里有大宴得是除夕了,本宫接下来除了日常宫务,不消额外劳心劳力,不然……”

施清如又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留下方子后,也就行礼告辞了。

待出了永和殿,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活在皇宫里,可真是人人都得争啊,想要过得好,就只能去争;可真争来了,就真能过得好吗,豫贵妃那样的劳心劳力积劳成疾,只有自己才知道个中的苦吧?

施清如默默感慨着,上了通往司药局的长街。

迎头却遇上了一身金吾卫官服的萧琅,算来二人已经?#29238;?#26376;没见了。

如今这样面对面的遇上,施清如总不好当没看见,立刻避开,?#39029;?#34903;之上也避无可避,只得迎了上前行礼见过,“萧大人,好久不见,倒是没想到今日能在?#35828;?#36935;萧大人。”

萧琅拱手给她还礼,“的确好久不见,恭定县主一向可好?#20426;?br/>
施清如笑着点头,“多谢萧大人关心,我很好,倒是萧大人,……身体可都已痊愈了?#20426;?br/>
总是为?#20154;?#25165;受的伤,她若连问都不问一声,算怎么一回事?

萧琅脸上也有了笑,让他瘦削沉毅的脸总算有了两分生气,“已经痊愈了,所以前日已经回宫当差了。县主请便,我便不打扰县主了。”

施清如点点头,“那我就先告辞了,萧大人保重。”

说完再次一礼,与萧琅擦肩而过,疾步去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老是疑心背后有人在看自己一般,可不着痕迹回头看了一下,看见的却是萧琅越走越远的背影,这才放下心来,看来真是自己的错觉……遂加快了脚步。

萧琅的确没回头看施清如。

看了又怎么样呢,除了让自己再次陷进去,也给她带去麻烦以外,什么用都不顶,他何必再伤人伤己?

可老天爷怎么总是爱跟他开玩笑,爱?#33050;?#20182;呢?

他前?#31449;?#22238;宫当差了,除了去过一趟乾元殿给皇上?#21496;?#22797;命以外,甚至连仁寿殿都没去过,便一直待在金吾卫的值房里足不出户,连昨儿?#39318;?#27597;的千秋寿宴,他亦没有出席。

表面的理由是他休了这么长时间的假,公务已是堆积如山,得尽快处理了才是,且同僚们替他分担了这么久的担子,受累了这么久,如今他总算伤愈回来了,也该回馈大家一二了。

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在有意尽可能减少自己见到施清如的机会,甚至压根儿不给自己任何见到她的机会!

却万万没想到,他方才会那样猝不及防的见到她,根本连立刻避开都来不及,——问题这个时辰,她如今又不用再去仁寿殿给?#39318;?#27597;治病了,他算着应当万万遇不上她才是,谁知道却偏偏遇上了,老天爷不是在?#33050;?#20182;是什么?

萧琅心里说不出的苦涩,想到方才那匆匆的一面,又禁不住有几分隐隐的窃?#30149;?br/>
那不是他克制不住自己,刻意制造的机会,而是机会自己送?#20384;?#38376;来的,其实也怪不得他,不是吗?

也亏得有这个机会,才让他终于又见到了活生生的她。

她看起来仍是?#21069;?#30340;清丽脱俗,从容不迫,?#19978;?#20182;和她始终只能是两条注定永无交集的线,他这辈子都只能?#23545;?#30340;看着她……

萧琅强忍着一直到走完了整条长街,行将拐弯时,才?#27492;?#26080;意回了一下头。

就见长街的另一头,早已没有了那个令他满?#30446;?#30171;却始终割舍不下的倩影,只得无声的苦笑着,继续往仁寿殿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此行是去给太?#31492;?#23433;的,因为知道自己的母亲这几日也住在仁寿殿里,?#31080;?#20250;向?#39318;?#27597;哭诉她的委屈和不容易,待会儿?#39318;?#27597;见了他会说些什么,他大体都猜得到。

可?#39318;?#27597;一直都那么疼他,他总不能因为怕她念叨自己,就连安都不去给她老人家请了,尤其昨儿?#39318;?#27597;的千秋,他也没有当面磕?#36820;?#36154;,那今日这一趟,就更是非去不可了。

只是,?#39318;?#27597;怎么能这么快,就?#27809;?#19978;?#21496;?#32473;他母亲复了位呢,这不是让旁人觉着皇上?#21496;顺?#20196;夕?#27169;?#25351;不定?#19981;崛没?#19978;?#21496;?#33258;己心里也不舒服吗?

奈何现在木已成舟,他只能回头多?#30333;?#27597;亲一些,一定要低调再低调,收敛再收敛,千万不要再想那些不该他们的了,问题是,母亲若是那么容易就劝动,他们母?#21448;?#38388;也不会成了如今这般境况了……萧琅一边走一边想,眼见仁寿殿已近在眼前了,才打住思绪,加快了脚步。

用过午膳后,小杜子忽然到了司药局接施清如,“干爹立等着见姑娘呢。”

施清如想到因为韩征忙,自己都好多日没与他好生说过话儿了,同了小杜子一道欣然前往。

不想到了司礼监,韩征却刚巧被传去了御前,施清如只得坐在榻上一边吃茶,一边?#20154;?#22238;来,小杜子则在一?#26376;?#33080;的歉意,“姑娘,干爹特意空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出来见姑娘的,谁曾想皇上会这个时辰传他老人家呢,要是一早知道,他老人家肯定不会让姑娘干等的。”

施清如笑道:“皇上传召谁能料得到呢?我又不是外人,你不必解释,我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肯定?#24515;?#33258;己的事要忙,且?#36824;?#24537;你的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即可。”

小杜子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儿忙的,况天大的事儿也没有姑娘大啊,我就在这里陪姑娘说话儿吧。”

两人遂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闲话儿来,时间倒也不难打发,不一时便等到韩征回来了。

小杜?#29992;?#31505;着上前给韩征行礼,“干爹,姑娘等您有一会儿了,儿子给您沏茶去啊。”

说完便却行退下,沏茶去了。

施清如这才笑着给韩征打招呼,“督主,你回来了。”

韩征坐到了她旁?#25784;?#20284;笑非笑晲她道:“见本督回来,竟然都不说起身迎接本督,仍这样大喇喇的坐着,你眼里还有本督,还有自己的男人吗?#20426;?br/>
施清如本来听他说前半?#21361;?#36824;觉得自己好像是?#34892;?#36807;分,等听到后半?#21361;?#23601;只觉得好笑了,也似笑非笑的晲他:“不是某人自己说的,让我在他面前不用拘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我的特权吗?原来都是骗人的?#20426;?br/>
韩征让她既娇且媚的一晲晲得心里一热,忍不住捏了她的脸颊一把,低声道:“以后不许再这么看我以外的其他任何人,男女都不行,记住了吗?#20426;?br/>
施清如约莫猜得到他?#25105;?#20250;这般说,学他的话道:“那督主也不能这样看任何人,任?#38382;?#20505;都必须这样……”

做了个面无表情的样子,“都必须这样看人,尤其是女子,记住了吗?昨晚上不知道又有多少颗芳心?#24597;?#21040;了督主身上去,我真是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生气得紧,都忍不住想要配一种特制灵药,让你只在我面前这般好看耀眼,在其他人面前,都黯淡无光了。”

韩征让她说得忍俊不禁,“如今正是吃蟹的好时节,看来我以后吃蟹都不用特意放醋了,光你酿的就够了。”

施清如正要再说,见小杜子端了茶进来,只得暂时打住,待小杜子退下后,才皱着?#20146;?#20919;哼道:“某人难道觉得很光荣,很沾沾自喜不成?#38752;?#26469;我明儿也得让某人体验一下同样的感觉了。”

韩征不笑了,握了她的手酸溜溜道:“哪还需要等明儿,?#21307;?#20799;已经酿了一大缸醋了,你那些醋可都是虚的,我这才是实打实的!”

“啊?#20426;?br/>
施清如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应?#31508;?#24050;知道她上午遇见萧琅之事了,忙讪笑,“又不是我想遇见他的,这不是就那么巧,就?#21152;?#19978;了吗?#20426;?br/>
韩征自然知道她的心意,也相信那的?#20998;?#26159;一场?#21152;觶?#26412;来都在宫里当差,天长?#31449;?#30340;,那也的?#32321;?#20813;不了,可心里还是免不得不痛快。

片刻才冷哼道:“就怕之于你来说是?#21152;觶?#20043;于他来说,却未必。可恨我如今不能光明正大与你拜堂成亲,让人人都知道,你是我名正言?#24120;?#21517;副其实的夫人!”

施清如的脸一下子红了,饶她在韩征的同化下,脸皮?#22312;?#24050;经很厚了,仍然扛不住‘名副其实’四个字,也太、太……那个一些了吧?督主怎么能?#38405;前?#20809;风霁月的样子,说出这样四个字来的?

韩征见她脸红了,自己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也?#34892;?#23604;尬起来,小丫头不会觉得他是个急色鬼吧,虽然,他的确很急……

忙把手虚握成拳,抵到嘴?#25784;人?#19968;声后,岔开了话题:“清如,还有十来?#31449;?#26159;你的生辰了,今年可是你及笄之年,女儿家一辈子就及一次笄,我的意思,打算好生与你庆祝一下,你怎么说?#20426;?br/>
“咳咳?#21462;?#35805;音未落,施清如已被自己的口水呛得?#20154;?#20102;起来。

她这程子因为忙,自己都忘记自己的生辰了,督主只有?#20154;?#26356;忙的,反倒记得这般清楚,到底是真为了给她庆生,还是因为猪终于养肥了,终于可以开宰开吃了,当她不知道么?

韩征见施清如呛住了,忙离座给她拍起背来,待她缓过来一些后,?#32622;?#21890;她喝了两口水,见她不咳了,才松了一口气,无奈道:“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容易就能呛住?#20426;?br/>
施清如嗓子眼儿?#26434;行?#30162;痒,没好气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忽然说什么要给我庆祝及笄,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当我不知道呢?#20426;?br/>
韩征眼角眉?#21307;?#19981;住都染上了笑意,因为声音压得低,显得比方才喑哑了许多,“我可没往旁的方面想,真只是想为你庆祝一番而已,是你自己想往旁的方面想的,结果还怪我,我可真是冤死了。不过你怎么什么都能联想到那上头去呢,是不是,因为心里随时都在想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谁随时想着了,你胡说?#35828;潰 笔?#28165;如脸红得已快要烧起来了,“还不都是因为你的话说得模棱两可,句句都有歧义,素日又前科累累,我才会……总之你要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韩征见她是真羞着了,这才不再逗她了,笑道:“我不胡说了便是。但你及笄的确是大事,你先想一想打算怎么过吧,我这几日?#38498;?#24537;,皇上方才叫了我去,让我安排年满十四岁以下的宗室子弟进宫念书之事,就算办事的都是底下的人,千头万绪的,我总得先?#20011;?#20307;条陈都拟出来,只怕十天半个月的都理不清爽。不过我一定会提前空出你生辰当日的时间来,好生陪你一整日的。”

施清如脸上热度仍未退,心里也仍羞不可当,为自己的一再想多了。

听完韩征的话,忙顺势岔开道:“皇上让督主安排十四岁以下的宗室子弟进宫念书?皇上到?#33258;?#20040;想的呢?#20426;?br/>
难道昨儿见过宗室那些?#21448;?#36744;们后,隆庆帝还真动了?#21448;?#25361;选一个最合?#39318;?#20986;挑的继承人,过继立储的念头,所以打算?#24466;?#26685;培观察不成?

韩征勾唇道:“圣意难测,谁知道皇上到?#33258;?#20040;想的呢?总归皇上怎么?#24895;潰?#25105;们这些臣下就怎么听命办事便是了。”

别说隆庆帝压根儿仍没有过继的心,只是闲着没事,想要?#25918;?#19968;下那些宗室,让那些宗室自家先就争得头破血流,他好看好戏了;就算他已动了过继的心,这么大的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办得成的。

所以他一点都不着?#20445;?#21482;消听隆庆帝的命令办事,跟着看好戏即可。

“这倒是,难道谁还敢违抗皇?#29616;?#21629;不成?#20426;笔?#28165;如见韩征不愿多说,也就不多问了,低头吃起茶来。

韩征又问她,“想好生辰怎么过了吗?#20426;?br/>
施清如没有抬头,只道:“这有什么?#19978;?#30340;,?#25237;?#20027;和我,再加上师父,大家一起吃顿饭也就是了。我本就没有别的亲朋,督主若真要为我大肆庆祝,倒是肯定能宾客满堂,可一个真心祝福我的人都没有,又是何必?#20426;?br/>
韩征道:“可那也太委屈你了,我舍不得,及笄可是大日子,至少也要给你办一个及笄礼,给你请了司者赞者还有插簪之人,小?#27573;?#20869;庆祝一下吧?你不必担心宾客人选,我自会安排好的。”

施清如这下不得不抬头了,“督主,真没必要。你听我说,只要你和师父能陪着我,我便一点都不觉得委屈了,就算我只有师父一个亲人,督主一个爱人,可你们给我的,都是你们能给的全部,那岂是所谓亲人满堂,高朋满座就能比的?昨儿的大宴有够热闹吧,放眼望去,太后的儿孙们够多了吧,可真心为她贺寿,真心盼着她能长命百岁的又有?#29238;觶俊?br/>
顿了顿,“督主要实在觉得委屈了我,那届时我们就请了师父一道,去上次那个庄子里,我们爷儿仨好生松散乐呵一日吧?那地方我一直想再去呢,师父去了必定?#19981;嵯不?#30340;。”

韩征却仍觉得委屈了她,“可这辈子就这么一次……”

架不住施清如坚持,“要按督主这么说,不止及笄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每年的生辰,十四岁、十五岁、十六岁……一辈子都只得一次啊,难道每年都得大肆庆祝,才不算委屈不成?何况庆祝不庆祝的,也是仁者见?#25163;?#32773;见智,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就觉得只要师父?#25237;?#20027;那日能陪着我,便已是最好的庆祝了,旁的都是多余,所以督主不要再多了,就这么定了吧!再不然,你给?#24050;?#19968;支举世无双的好簪子,届时送与我,总行了吧?#20426;?br/>
韩征这才松了口,“那好吧,?#21307;?#26102;一定送你一支最好的簪子,再亲手为你簪上。”

施清如笑道:“只怕师父不会同意你给我簪,他要亲自给我簪吧?这向来是母亲的事儿,?#19978;?#25105;母亲早早去了,如今就只余师父一个长辈了,不过父代母职,倒也合适。”

韩征想到常太医对施清如自来的呵护与疼爱,觉着让他替她插簪也挺好,遂点头笑道:“既是如此,我不与他争也就是了,是?#19978;?#21834;,我们的母亲都早早去了……”

不然瞧得他们有了彼此,当母亲的得多高兴多欣慰啊?

施清如闻言,笑容变得勉?#31185;?#26469;,片刻才道:“督主,下个月我母亲的忌日,我想找个清净的寺庙,好生给我母亲做一场法事,跪几?#31449;?#21578;诉她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让她知道,她的大仇已经得报,她和外祖父外祖母在九泉之下,都能瞑目了。本来我该回一?#27515;?#23478;,亲自到她坟前去告知她的,偏时间?#29615;?#20415;,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就在京中先告知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